关于那点破事

发表于 撸铁 分类,标签: 铁片健身
对于无法控制的人或事,基于多数人固有的劣性心理,一定会对其进行边缘化。既然无法同化,又无法阻止,那只有用惯有的得不到就挫骨扬灰的方法处理。这类现象出现在很多场合,又比如像每个班级里一样,总会有那么几个独立行事的人。二十年前我以往会持之批判态度,现在看来,何尝不是一种进步!或确有令人咬牙切齿的瞬间,但随着时光的凝练,那恰恰是另一种更高级的思维方式,对其批判的思理源于人从众的平庸心态,这心态历来是占主导地位的。按XX说法,某些人已经划好了圈圈,平凡的人们一生都在圈圈内奔波,努力艰辛的活着,就像奥德彪的体验那样,不是体积更大的香蕉架压跨了本该开心的人,而是在人生的生存道路中忙于应付,疲于奔命。那你说他活有意义吗,我觉得还是有的,意义是赋予的,意义就是活着吃到下一顿饭,睡下一次觉。这就是原始的意义,生存永远是最原始的意义,至于他有是否真有意义,我想连鬼都不知晓。鬼也会说人生无意义,只是在各自道路...

大青山看云海

发表于 徒步 分类
    2023年11月12日周日,随俱乐部去了位于昌吉的大青山。线路大概走了有两三回,但始终没有遇到云海,云海形成的条件同时具备的情况也不太多,所以虽然陆续去了好多次也没有看着。这次听领导雷峰说可能性极大,这段时间其实有了一年多的时间,一直把重心放在了马拉松,最近又开拓了健身房训练,明显的跑步活动少了,极有可能在12月3号深圳马拉松上出现严重掉速的情况,为了拉一下体能,尽量的不那么丢人,所以跟着雷锋去了大青山。     人数大概有个三十多人,包了个大巴车。认识领队也有好多年了,人实在,经验丰富,好久不徒步手也是借的,吃的也是蹭的。整个爬升不太大,大家也都互相鼓励,特别是在难走的路段,都是相互帮助的,户外人性格开朗这点确实没得说。里面不乏越野和马拉松爱好者,聊天还知晓了大拿人物。总能在这个圈子里遇到...

鲁翰林怜才择婿 蓬公孙富室招亲

发表于 读书 分类,标签: 儒林外史第十回
说娄家两位公子在船上,后面一只大官船赶来,叫拢了船,一个人上船来请。缘何来请,想必是识得。两公子认得是同乡鲁编修家里的管家,问道:“你老爷是几时来家的?”管家道:“告假回家,尚未曾到。”三公子道,“如今在那里?”管家道:“现在大船上,请二位老爷过去。”两公子走过船来,看见贴著“翰林院”的封条,编修公已是方巾便服,出来站在舱门口。编修原是太保的门生,当下见了,笑道:“我方才远远看见船头上站的是四世兄,我心里正疑惑你们怎得在这小船上,不想三世兄也在这里,有趣的紧。请进舱里去。”孤星评:承九回尾,引十回亲,构思精巧,尾处铺垫,引出下一儒林人物。两处着眼现出官字,官官相通,岂知官中之人多为官儒否?也罢,官逐官本,同层同圈,荣皆同荣,没则扬镳。观官民本属不同阶层,利益贪求更是积沟难填,五千年来无一不如是,人之趋利避害,权钱相织亘古不变。让进舱内,彼此拜见过了坐下。礼节俗习,别有一番情愫。隔百年余,今...

娄公子捐金赎朋友 刘守备冒姓打船家

发表于 读书 分类,标签: 儒林外史第九回评注
话说两位公子在岸上闲步,忽见屋角头走过一个人来,纳头便拜。两公子慌忙扶起,说道:“足下是谁?我不认得。”那人道:“两位少老爷认不得小人了么?”两公子道:“正是面善,一会儿想不起。”孤星评:底层人皆从于忠,亦或是有恩罢,故一眼即见,诸如一多多一。那人道:“小人便是先太保老爷坟上看坟的邹吉甫的儿子邹三。”两公子大惊道:“你却如何在此处?”孤星评:渐入,假若不阅全文,定不知此为全篇引子。邹三道:“自少老爷们都进京之后,小的老子看着坟山,着实兴旺,门口又置了几块田地。那旧房子就不彀住了,我家就另买了房子搬到东村,那房子让与小的叔子住。后来小的家弟兄几个又娶了亲,东村房子,只彀大哥、大嫂子,二哥、二嫂子住。小的有个姐姐,嫁在新市镇。姐夫没了,姐姐就把小的老子和娘都接了这里来住,小的就跟了来的。”孤星评:可知纳头便拜是恩人,人丁兴旺止是春,想必二娄对二邹有过扶携。两公子道:“原来如此。我家坟山,没有人...

片刻春风得意,未知景物朦胧

发表于 跑步 分类
    每次跑步,都会有一个小小的计划,今日跑只有一个要求,不走一步,不停一步,健康配速6-7内。    为了完成这个目标,就要克服时不时冒出来的懒散,或者稀奇古怪的理由。这些理由是片断式的,跳崖式的,有的觉得可行,有的觉得可笑,跑步的朋友应该都能明白这个变化。这些不着边际的想法冒出来,又否定,又或者想到了其他,整个跑步是思维发散的过程,路上的任何一个东西都可以做为思考的对象,又或者想到生活,工作,以往。    也不知道那个涵洞,右侧的石壁上刻着的凌辱、冤屈有没有消散。那段用刀刻上去的文字,过了有二十多年了,那个冤屈,冤魂,屈辱有没有像常说的,恶人有没有得到报应,我想大抵不会吧,恶人为恶,是成帮结对的,怎么能那么轻易的倒台,可是这世上的事,烟销云散的...

算计只有归来是

发表于 跑步 分类
    对新线路有一种复杂的想法。这样一个资源匮乏的跑步环境和文化氛围,总幻想有一天得到更好的体验;对于时间的使用效率,总不能榨干它,总觉得时间分分秒秒在浪费。所以想尝试新环境,要将塞车的时间充分利用一下。    收获了在四平路,喀什路、北京路等路段跑步的轨迹,真切感受了人间烟火味,人间意正酣。不好的一面,路面不平,灯光昏暗,对于近视的人为了安全,只能戴着眼镜跑,有些不便。    他们真实的生活着,没有装着优雅,其实优雅也不是装出来的,只有孙子才是装出来的。在这夜里,看不清他们的表情,黑色,在疏散着生活带来的种种压力罢。...

那个叫铁锤的女孩一定很幸福吧

发表于 跑步 分类,标签: 配速
    我不知道其他小区的情况,只说自己的小区。我开始跑步的时候,在小区,在七纺市场,米东,南站,东大梁,南门,石人沟水库,榆树沟等等很多地方,人不多,但是慢慢的,加入的人就多了,慢慢的有些人发现并不适合,或者太累了。因为跑步这个事情,是相当辛苦的,如果不愿意吃苦,不愿意流汗,不愿意舍弃时间,不愿意挨冻,不愿意面对抽筋,拉伤,头晕,恶心等一系列未知的困难,那就不用考虑加入了。   这么多年,我没有主动邀请别人来跑步,别人愿意的时候,不用说。反之一样。多年来,坚持下来的寥寥无几。所以对于那些偏执于配速,距离,氛围的跑友,慢慢的也转变了思想,从逞强到淡然,再也不一味的和别人攀比。你要知道,有的人一辈子都跑不了10公里,有些人跑一公里就快累倒了,所以你喜欢这个运动,能把这个运动坚持下去,能跑五公里,十公里,就是万里...

清心寡欲,明辨是非

发表于 跑步 分类,标签: 清明清心
     总不能半仙一直,总不能观天一直,却不知那水墨天山徒步还有水库,闭着嘴巴,显示是不喜外露。止有那多处的牛、羊,远山,叠起的山峦,还是那模样,还是那绿夏的样子,洁白的在这里,见的石头,可你却会自觉地将它镶嵌上翠绿的画笔,有那哗哗的水流,有那峭壁上的山羊。   聊赖之极,小跑一段。随心所欲,却也记得总胜过六七年前的起步,再有好强好胜之心么,多是减损了许多,不再求那虚无,不再观望空妄,不再求胜他人,不再艳羡美少年。多好,只有细细感想。现了真实,才能宁心安神,多好呀。你发现眼睛如果加了特技,堪比伽马,也比奥特曼多了很多形态,多么舒服呀,看着夕阳,来往的人,来往的车,来往的云,觉得千金也难换这心境。...

王观察穷途逢世好 娄公子故里遇贫交(孤夕星兮评)

发表于 读书 分类,标签: 儒林外史 第八回
话说王员外才到京销假,早见长班领报录人进来叩喜,王员外问是何喜事?报录人叩过头,呈上报单,上写道:“江抚王一本,为要地需才事;南昌知府员缺,此乃沿江重地,需才能干练之员;特本请旨,于部属内拣选一员。奉旨:南昌府知府员缺,著工部员外王惠补授。钦此。”孤星评:难描摩彼时王惠内心喜悦,若喜形于色止为常人;若不喜于色,则深城厚腹矣。王员外赏了报喜人酒饭,谢过恩,整理行装,去江西到任。非止一日,到了江西省城南昌府,前任蘧太守,浙江嘉兴府人,由进士出身,年老告病,已经出了衙门,印务是通判署著。王太守到任,升了公座,各属都禀见过了,便是蘧太守来拜。王惠也回拜过了,为这交接事的,彼此参商著,王太守不肯就接。孤星评:此处多有不解,印务明了,回拜礼毕,下属职员亦悉数见过,依礼数交割程序无误。蘧太守虽归心如箭,奈何王惠迟迟不接盘。联系如今企业交接交接,大约在财物上未达一致。如收益,如欠款。一日,孤星评:恐是俟日...

范学道视学报师恩 王员外立朝敦友谊(孤夕星兮评)

发表于 读书 分类,标签: 儒林外史第七回评注
话说严贡生因立嗣兴讼,府、县都告输了,司里又不理,孤星评:为何不听从天意,一意将歪扶成正,假扶成真?只得飞奔到京,想冒认同学台的亲戚,到部里告伏。孤星评:如此厚脸折腾,为何?止为强霸赵氏田财。一直来到京师,周学道已升做国子监司业了。大着胆,竟写一个“眷姻晚生”的帖,孤星评:硬生生往屁股上贴门上去投。长班传进帖,周司业心里疑惑,并没有这个亲戚。正在沉吟,长班又送进一个手本,光头名字,没有称呼,上面写着“范进”,周司业知道是广东拔取的,如今中了,来京会试,更叫快请进来。孤星评:周司业好记性,结识的是学府同道,哪会有记得严贡生这类范进进来口称恩师,叩谢不已。周司业双手扶起,让他坐下,开口就问:“贤契同乡,有个甚么姓严的贡生么?孤星评:核实,想易得见当时情景,情理也他方才拿姻家帖子来拜学生,长班问他,说是广东人,学生则不曾有这门亲戚。”范进道:“方才门人见过,他是高要县人,同敝处周老先生是亲戚,只...